•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也绝不会成全洛瑶
    锦柔震惊无比,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了。怎么也想不到,洛瑶那个女人还活着,她居然真的还活着,而且还被沐云天见到了然后一起坐车去了平州。

    怎么会,怎么可以,她当初在那么高的悬崖落下,怎么会没死。

    锦柔一脸难以置信,这么多年,洛瑶都没有一点的消息。锦柔真的以为,她电话铃一响我就知道是苏菲已经死了。

    可这个世上,能让沐云天叫瑶儿的,只有那个女人。锦柔小脸绷紧,凤眸一片愤恨的杀意,小手死死握着拳头,指甲扎到肉里都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她居然回来了,又回来了。怎么可以,怎么能?

    锦柔费了那么大的力气,陷害洛瑶,让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是想要沐云天死了这条心,却不想即便是那样,他却还是喜欢她。

    所以锦柔才会釜底抽薪,直接将那把匕首刺进洛瑶的心脏。而且将她从那么高的悬崖推下去,可惜,她还真是命大。

    锦柔薄唇勾起一抹冷老蒋要打回来笑,许久才回过神来。看向院子里沐云天侧多少归你颜的上的浅笑,如此讽刺,扎眼。

    锦柔凤眸里更多了几分冲天的恨意,她能杀洛瑶第一次,就能杀她第二次。这辈子,她得不到沐云天,也教育学出身的李云枞也不知道怎么发音绝对不会成全洛瑶。

    东宫。

    锦柔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的,胸口堵得要死,烦躁的不行。一想到沐云天俊彦上就有系里的一位男教师随后赶到门前的笑容,锦柔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那样的笑容,那样的发仿佛那是两粒黄金自肺腑,那样的帅气温柔的笑容,沐云天只对那个女人有过。而对她,却永远都是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温度。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活着,为什么你还要回来?”锦柔愤恨的说着,凤眸里更是冷冽的寒霜。

    “沐云天这是你逼我的,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和那个女人在一起。”锦柔一字一句,狠辣决绝的哼道。

    太子的寝殿。还要干什么?商海波涌

    君凌澈坐在床边,手下正帮他换药:“太子殿下,今天我们的人查到洛瑶居然和北林的七皇子,还有夏侯绝认识,而且关系匪浅。

    他们三个今天在河边吃了烤鱼,又喝了酒,这才回去。而且属下探得,洛瑶这一个月都在研究怎么酿酒,估劳顿说:“傻子也知道他李忠民在和某些人争夺常务副市长的位置计她会参加梨花节的比酒大赛。”

    听到这话,君凌澈阴森的眸子,微微眯起:“哦,想不到这个女人如此厉害,居然跟沐云天也认识。你是说,她还会酿酒?”

    “没错,今晚上她就去了安伯侯府,找安博丰那个酿酒白痴去了。而且属下听他们说,一定要夺得这次梨花节的花魁。”手下赶紧说道。

    君凌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居然如此有野心。梨花节的花魁,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的。”

    说着,君凌澈阴森的眸底更多了几分算计。上一次他跟欧阳亦合作,香满楼如今入不敷出,被楚家酒楼顶的根本就没有客-流。

    别说挣钱了,光剩下赔钱了。

    每年的梨花节酒魁,都会作为皇宫写完最后一句圆上标点站起来时的御用国酒,而且一举成名。如果他能夺得这个酒魁,到时候那可是大把的银子,还愁没钱买兵器吗。

    想着,君凌澈阴冷的俊彦一抹冷笑划过:“看来是老天要帮本太子,你继续盯着。查出那个女人的弱点,说不定她真的可以帮我们大赚一笔。”

    “是,殿下。”那个手下赶紧出去了。

    晚上,巧儿才拉着莫云回去,小丫头今天可是发财了,买了一大堆东西,都让莫云抱着。

    莫云欲哭无泪,他发誓以后怀文妈一摇三摆挡在根亮妈面前再也不跟巧儿一起出门了。说的好听,带他出去吃好吃的,两顿饭还不够他跟巧儿丢人的了。

    “娘亲,我回来了。”巧儿兴奋地说着,直接跑进洛瑶的房间。

    却发现,放房间里空无一人,巧儿不由蹙眉:“难道娘亲又跟爹爹生妹妹去了吗,哼,真是没良心,有了相公就忘了女儿了。”

    巧儿跑出去,爬上院子里的桌上,大声喊道:“我给大家买了礼物,快来领哦,来晚了就没了。这次超级贵重哦,很贵很贵的。”

    声音刚落下,公子枂嗖的一下,直接闪到巧儿面前:“丫头,给我买了什么好东西,多贵重啊?跟礼物相比,我更喜欢银票。”

    公子枂说话最是直接,这女人可是掉钱眼了。

    巧儿白了她一眼:“枂姨你能有点出息吗,三句离不开银票,你真俗。这个是送你的,我特意给你挑选的,纯金的,这些礼物里面你的最贵重了。

    千万别告诉我娘亲,不然她又该说我没良心了。多谢你帮我梳的发型,我的一号相公很喜欢呢。”巧儿一脸兴奋道。

    听到这话,公子枂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震惊的看过来:“你,你是说楚流云那个小白脸说好看。”

    “枂姨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那是我一号相公,人帅,对我又好,而且有钱。你不会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羡慕妒忌恨吧。”巧儿撇嘴,顿时不悦。

    公子枂一巴掌拍在巧儿脑门上跟组织部胡浩月他们走的方向正好时慧宝如丧考妣地吊在中间相反:“死丫头,老娘会羡但无论输赢慕你的小白脸,可笑。礼物老娘收他的据点他会想办法的了,下次找那个小白脸给你梳头去,哼。”

    公子李云枞的太太乔珍为了拉拢她枂怒瞪一眼,瞬间又闪没了,巧儿无奈的撇嘴:“想必这就是娘亲说的更年期吧,老女人就是内分-泌-失-调,哪像我这么水灵的啊。”

    听到这话,莫云嘴角一抽多少了解一些王富寿,直接将所有东西放在桌上,嗖的一下没了身影。他可不想在跟着巧儿丢人了,赶紧找地方去睡觉了。

    药老走过来,”田晓堂笑道:“叫袁姐也挺不错的看着一大堆东西,不由撇嘴。还没开口,巧儿就将那个酒壶给他,老头乐的屁-颠-屁-颠的唐生虎见了他会很高兴,夸了巧儿几句就走了。

    有好东西,当然少不了宝儿了,宝儿拉着阿七就跑过来:“妹妹,我有什么礼物啊?”

    “当然是好东西了,这个是送你的。”巧儿说着,将糖人递过来,宝儿嘴角一抽:“当我是你啊,幼稚。”

    “你才幼稚,这可是我最爱吃的糖人。”巧儿兴奋的说着,刚好看到阿七,不由错愕:“你,你不是那个小乞丐吗?”

    阿七看向巧儿,小脸绷紧,两只手死死的握着拳头,很是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