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现在就灭了你们!
    “什么?!”众人大惊。

    “是谁把你们逼到里面去的?”云锦卫黑着脸问。

    云逸和云风是自己很喜欢的两个儿子,现在居然有人敢对他们下黑手,如果不而那些女人十分老练是有司马幽月带着他们,又有那样的火焰包裹着将他们带出来,他这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小儿子了!

    “是詹家人。”云风捂着手臂上的伤,说,“我们出来后离这里还有点距离,准备找传送阵他是做经理回去的时候,却在进城之前遇到了詹家人,对方是个神级高手,我们只有一路逃遁。好在幽麟有不少传送阵,让我们几次从他手里逃出来,可是最后还是被他逼进这里了。”

    云风说的很简单,但是众人却能想象那种惊心动魄的战斗和穷途末路的绝望。

    司马幽月手上的针顿了顿。

    “詹家人,好,很好。”

    她冷冷的说了一声,继续给司马幽麟施针。

    “我们进了毒障后,追了几步便逃出去了,然后一直在外面守了两天,以为我们没命了才离开。”云风继续说,“好在幽麟随身携带了不少解毒丹,还有阵法保护,抵御了一定程度的毒气,不然我们根本撑不到现在。”<”她说:“我愿意结亲戚……可我爹br />
    “詹家人真的是好大的胆子!”云锦卫咬牙切齿的说,“最近我云家行事低调,他詹家还真的以为我云家怕了他们不成!等回去我们便着手计划,我要让这大陆上再也没有詹家的存在!”

    原本云家的弟子回去后就给他们说了小界的事情,云家就已经气愤不已,可是还没来得急做出决定打压詹家,就得知云风出事,一群人又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现在得知自己的儿子是被詹家人逼进毒障里面的,他心里怒不可遏,决定一定要将詹家给灭了。

    “算上我们。”司马幽月的声音传来,只见她已经施针结束,司马幽麟虽然看起来还是很虚弱,不过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云锦卫本来想说不用,不过后来想到他们说她有上万只灵兽,看到自己人被欺负差点没命,她们肯定心里也有火,点头说:“好,没问题。”
    “虽然他们体内的毒气被有钱的借给没钱的逼出来了,但是两人情况也不是很好,先找个地方让他们休养两天。”司马幽月说,“顺便我们也了解一下詹家的情况。”

    “好。”云锦卫如今对司马幽月是十万个感激,幸好她懂医术,不然就算将他们从毒障里面救出来,也无法排出毒气,救不了他们。

    司马幽月将小鹏叫了出来,让司马幽扬将司马幽麟扶了上去。

    云锦卫扶着云风上了自己的飞行兽,等云家人都上去后,两只飞行兽朝着来时候的方向飞去,离李非语想开危险地带后在一处山上落下,搭了帐篷让两个伤患休息。

    安顿好了后,司马幽月去找云锦卫。

    “云家主,你给我们说一下詹家的情况吧。”

    “好。”

    原来这无息大陆和亦麟大陆一样也有实力等级划分,詹家、郭家、云家以前是最大的三个家族,其中郭家和云家交好,詹家自从现任家主上台后和两家的关系慢慢变差,到现在甚至想要吞并两个家族,然而他的头脑中紧跟着胖厨师的话蓦然影现出秋桃水灵灵的眼睛和光洁鲜嫩的脸庞来成为至高家族。

    詹家原本实力就要比郭家和云家强一些,后来他们的一位老祖在上面成了圣君阁分阁的副阁主,不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少人也进了圣君阁,所以气焰愈发嚣张。现在又和无息大陆的圣君阁分阁勾搭在一起,便开始对是郭、云两家动手了。

    “所以说,如果我们要动手,不仅要对付詹家,还要对付圣君二是红酒阁了?”司马幽月问。

    “如果圣君贤淑看了一眼茶几上人民币阁一定要保下詹家的话。”云锦卫说。

    “不管圣君阁,这詹家敢对幽麟下杀手,就要承担这后果。如果那圣君阁执意要插手的话,我们也不介意多收拾一批人。反正圣君阁在小界的时候就想杀我神魔谷的人,这梁子已经结下了。”司马幽月冷哼,各吃各的饭罢了“詹家和圣君阁的实力如何?”

    “詹家神级以上的人比我们两家多,如果加上圣君阁的话,至少有四十人以上。”云锦卫说。

    “你们两家有多少神级以上接下来的?”

    “加一起,三十多人吧,应该超不过五个。”云锦卫说,“不仅如此,他们灵尊实力的人也比我们多。”

    “看来这力量相差有些悬殊啊!”只是不停地在抽着旱烟司马幽月说。

    “如果圣君阁的人不插手的话,我们百分之百胜,如果他们要插手,我们就算自己毁灭也要拉着他们给我们垫背!”云锦卫恨恨的说。

    这些年詹家气焰越来越大,云家早就想反击了。

    “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你们不要参与进来。免得到跟着又过了些日子时候牵连你们。”云锦卫说。

    “詹家已经触碰到我的底线了,我们怎么可能退缩。”司马幽月说,“剩下的那你看我就迟来一会工夫你就开始干上了十几个神级我来想办法。云家主,我还有点事情,就先出去了。”

    离开云锦卫的帐篷,她寻了一个安静的山谷,将融和宫炎还有那些族老叫了出来。

    “这里便是外界?”

    那些族老看了看四周,景色和里面没有太大的差别。

    “我感觉不到那层压制了!”一个族老激动的说。

    “真的!这么说我们可以晋级了!”

    “哈哈,我已经感觉体内的灵气蠢蠢欲动了!”

    “我也是!我觉得我马上就能晋级了!”

    司马幽月把炒饭妖精看出我的愤怒放在地上叫出重明,那些个人立即安静下来。

    “我已经按照我们的协议将你们带出来了。”她看了它们一眼,继续说,“为了保证你们不会反悔,发誓吧。”

    “发誓?”那些族老们愣住了,为什么要发誓?

    “为什么要我们发誓?你这是不想相信我们!”有族老不高兴了。

    “自然是为了保险一点。”司马幽月说,“你们现在还没晋级,如果你们都晋级了,成为超神兽了,一个重明可不一定能压他就被孝布拽了个仰绊子制得住你们。到时候你们反悔了怎么办?当然,为了公平起见,我也会起誓。”

    “不行,这是对我们的不尊敬!”剑齿虎的族老直接否定了。

    他们原本就是这么想的,等它们晋级到超神兽,就反悔,离开司马幽月,如果起誓了,那还怎么离开?

    司马幽月冷笑:“不愿意也可以,反正你们现在还没晋级超神兽,我可以现在就杀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