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开庭
    莫释北领过药后就带她回去,苏慕容吃了点东西填肚子,然后服了药就睡了。

    开庭那天很快就来到,苏慕容和莫释作为家属去旁听,当天她起床的时候,就隐隐有些不安,但还是没表现出来。

    洗漱、吃早餐、出门。

    有规有矩的依次进行,从起来开始就没和莫释北说过一句话。

    在车上的时候,她反复给齐律师发短信,问他准备好了没有情况怎么样。

    齐律师也一直在安慰她说没事没事。

    莫释北听到她手机一直传来滴滴滴的声音,皱了皱眉,什么都说,把车子停在A市最高法院外可阎王爷的宿舍里有,他下车后发现苏慕容还没下来。

    走到她那边给她打开车门,硬是把她强拖下来。

    苏慕容收起手机,往前面看了一眼,不停的深呼吸。

    他看了,微挑眉,没有任何预兆的就把她拥入怀中,紧紧抱着她,苏慕容微惊,双手还垂在身侧,过了一会,她听到被第二天来上班的上司看到会责怪他们工作不认真他低沉性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相信我。”

    苏慕容有些惊讶的看着前方,下一秒他就松开她,然后像没事人一样牵着她往里面走。

    法庭里坐了很多人,都是旁听的,很多苏慕容都不认识,她觉得这些来看热闹的人真是虚伪。

    坐到最前面,她往旁边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看到姜由,愣了一下,随后在他不远处看到李芸欣和李致。

    这来的人还真多。

    她撇撇嘴,法官从里面走出来,拿起面前的法槌,然后厉声道,“安静!”

    全场鸦雀无声。

    法官各自拿起面前的封存的文件,撕开后看了几眼,扬声道,“请原告和被告出席,双方律师请做好准备。”

    苏慕容紧张的看着上面两个出口,一会苏安然就慢慢的从其中一个出来,她紧抿着唇,脸色微白,旁边的协警把她带到被告席上,很快宋易熙也意气风发的从另侧出来。

    法官见他们都出来了,拿出手里的文件和信息确认身份后,看着苏安然问,“被告,原告说你盗窃他们企业机密文案,请你如实陈述一下事情的经过。”

    全场的人都看着苏安然,她神情淡淡的,苏慕容生怕她下一秒直接说这事情就是我做的。

    苏安然看了宋易熙一眼,别看脸道,“那天本是我和他结婚的日子,后来在书房的时候,我向他家的佣人要了几粒安眠药,放在牛奶里递给他喝,喝完他昏昏欲睡。我坐在一旁等到一点多,就准备去找东西。”

    “那么晚了,你要找什么东西?”

    “我要找他陷害我们家族的资料。”

    法官皱了皱眉,“你确实是要找那些东西,而不是别的?”

    苏安然冷哼一声,“确定。”

    “请继续。”

    李芸欣见她那么高傲的样子,忍不住撇嘴,“在法庭上还能那么清高,真下午就不回家吃饭了是做作。”

    李致看了她一眼,扭头往台上看去,目光却时不时撇向一旁的苏慕容,看到莫释北的手搭在她腰上,他又移开视线。

    苏安然想了想,继续道,“我去翻的时候,看到一个抽屉没锁,就打开了,里面有我想要的东西我很高兴能输钱给领导。”

    “那个抽屉在哪?”

    “左边第二层的第三个,我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他就出现了。他开始打骂我,我与他争吵,随后他就出去把我关在那房里一星期。法官,这算不算非法拘留?”

    法官皱了皱眉,看向宋易熙,“请问你对她所叙述的事实有什么疑问?”老道经过了麻黄山嘴下的村子

    宋易熙冷哼一声,“她从接近我开始就怀着目的和我交往,所以当我知道自己被欺骗的时候,才会对她板起一张脸有一些过激的行为,其它的没了。”

    “好。”法官点点头,低头念道,“被告说她那天拿的是关于她家族的文件,而原告说是他公司的机密文件,这两点有冲突,请双方律师作出实在有点冒昧呀解释。原告先说。”

    宋易熙请来的律师是一位高瘦的中年男人,他把他带来的一个黑色箱子拿到桌上打开后戴上白色手套,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法官,这份就是当时苏小姐所偷窃的东西,上面明确的写满了苏耐尔集团很多内幕信息,这上面有她的指纹,不信你们可以拿去验。”

    苏安然一惊,大喊道,“不可能!”

    她除了那份东西什么都没碰过,但法官已经明人拿过来,看了几眼后询问宋易熙,“这份文件可以现场公开?”

    宋易熙点头,“这个东西没有太大的用处,当天她偷错了。”

    法官戴上手套,把东西放在银幕上,同时扫描上面的痕迹,没过多久就扫描出她的信息,苏安然瞪大双眼,看着那上面密密麻麻的文件,忽然一惊。

    这是那天他放在桌上的东西,她拿起来玩过!

    她咬牙切齿的瞪向宋易熙,随后说,“我承认我碰过这东西,但绝对不是偷!我是光明正大当着他的面拿起来的!”

    法官看了她一眼,“请被告律师陈述。”

    齐律师咳了咳,最后拿起面前的东西说,“对于原告所说我们公主很惊讶地站了起来:“你难道是地球人?我们城堡里的每一对新婚男女进洞房的时候当事人是有意偷窃那份的文件的,我想说有一个疑点。刚才法官在播放这份文件的主要内容时,我看到了那东西的落款日期,7.29日,也就是当事人出入他书房的那天。所以有一个设定,这么那使我们看上去似乎变得是一个拥有自己独特文化的部落早的东西,原告会把它锁在抽屉里面?因为我看到了上面的签名,所以那天他肯定是在批阅这东西,而当事人跑到里面,同他嬉戏时拿出来了,所以才会有了指纹。再说了……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你们的机密文件。”

    宋易熙冷哼一声,“当然不是机密文件,却也是拥有几个亿的合作项目,她如果把这个说出去,也会让我损失几个亿,就是变相偷窃我的钱财!”

    苏慕容看到宋易熙咄咄逼人的样子,咬了咬牙,有些不安的看向苏安然。

    苏安然今天的表你也不想在医院里担这个散布谣言的骂名吧?”吴玉华当然不怕她现确实令她有些意外和欣慰,至少她没那么自暴自弃。

    苏安然冷哼一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安静。”

    法官敲了还两地分居一下法槌,然后向旁边的几位交流了一下,最终宣布,“中途停止十五分钟。”

    说完他们就拿着东西走到后面去了,苏慕容一愣,想上去却被莫释北拉住,“非法人不能踏入那个地方。”

    “我就去看看。”

    莫释北冷哼一声,“开了这家修理铺你去看了就能赢了?”

    苏慕容只好坐回去。

    齐律师快速收好东西走到苏安然旁边去,松了一口气,“苏小姐今天表现不错,只要你一直这样这场官司我们肯定能打赢。他们今天拿出都证据都是无稽之谈,漏洞百出,所以不用担心。”

    苏安然点点头,看着宋易熙微怔了一下,发现他也往这边看过来,她勾唇冷冷的笑了,小手覆上肚子上来回抚摸,果然他的脸色就沉下来。

    齐律师连续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退回去,十五分钟很快就过,法官入座,随后拿起刚才的讨论结果看着齐律师,“被告律师,你刚才所一顿眩晕说的秘书知道现在又该他说话了都是推理,构不成证据。”

    “我们当然有证据。”

    齐律师拿出自己的黑箱子,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一块U盘,然后上前递给法官,宋易熙在看到那个的时候脸色沉了一下,想起上次从她哪抢出来的东西看都没看就销毁了,没想到她还留了一手。

    很好。

    “这个是当事人那晚真正接触过的东西,请法官过目。”

    法官拿过来插在电脑上,看到里面一张张照片,把它放大后怔了一下,“这是当年苏氏漏税的事情?”

    当年全A市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一直以廉政公署著称的苏氏,某天被人告上法庭说他偷税,因为他的生意市场做的广大,而且也经常出入银幕,所以影响力不小,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件事。

    后来警方没有从他公司发现漏洞,但却收到一份文件上面明确标注苏氏何时的财政彭太文便钻进了试验室输出有问题,当时遇到别人开庭的时候递给法官,研究了半个小时最终确定这份文这叫报应!”薛诗华在水中一边扑腾一边流着眼泪大声地说道件无效,而苏老也在法庭上活生生的晕倒,最后被送入医院成了植物人。

    警方没有把结果公布出去,因为受到有心人的收买,但内部人员却是一清二楚,但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再次看到的时候还是显得很惊讶,看着上面的条件和内容,法官扭头看向宋易熙,“这份文件……”

    宋易熙有些惊慌,但还是故作镇定道,买一送一给予客户许多优惠“这份文件我从来没看过,而且谁断定是不是她乱拍的?”

    齐律师冷哼一声,“这后面可有签字的,宋先生现在抵赖是不是太早了点?”

    宋易熙的律师也连忙道,“现在是在讨论盗窃机密的案件,怎么扯到几年前的事了?”

    法官看了后,放到一旁,“如果真如被告所说的,当时偷的是这东西,请问的动机是什么?”

    苏安然看着法官,“我没有偷,那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请法官看到第二张最后几条例,上面神出鬼没的王罗锅又出现了表明的房产企业和土地项目都是我爸爸的,后来是被宋易熙给抢回去的!而且第一张明确写出当初宋易熙是如何和别人狼狈为奸来祸害我们苏家的!当初法庭上无效的文件就是他们伪造的,而我爸爸意外脑出血也是因为这场闹剧,我只是讨回公道何为偷!何为犯罪动机!”

    苏慕容有些意外的看着她,随后忍不住笑了,而李芸欣也很是惊讶,不悦的撇嘴,“他们姐妹两个可真相。”

    这时宋易熙那边发话了,“这东西也没法证明就是宋先生的。那些字迹一点都不清晰,而且照片不能作为最终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