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痛心(1)
    郑勋睿已经估计到,皇上施展了多种手段,开始来对付他了,想想后金鞑子撤离的时间不长,北直隶甚至没有彻底安定下来,流寇正在湖广和四川等地不断壮大自身的实力,这个时候皇上就开始动手了,实在不明智。

    郑勋睿是穿越人士,不可能有那么强烈的忠君思想,他唯一的信念,就是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建设一个天下无敌的大汉王朝,并借着自身的努力,彻底改变今后的历史,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郑勋睿不知疲倦的努力,穿越十多年的时间,几乎就没有彻底放松过。

    朝着这个目标奋斗,必定和皇权产生激烈的冲突,这无法避免,前世是公务员,郑勋睿的思想之中,还是带有儒家影子,造反一词对于他来说还是难嗓子发痒以接受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自己必然走上这样的一条道路,这就好比是历史总是朝着前方发展的,个人无法阻止历史前进的脚步,很多时候,顺应历史是大势所趋,也是唯一的选择。

    郑勋睿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可他想不到,真正的打击,来自于他完全没有想到的地方。

    南京户部尚书杨廷枢专程来到了淮安。

    作为正二品的朝廷大员,杨廷枢轻易是不能够离开南京城的,到淮安来必须要报备,甚至需要得到皇上的批准,否则就会遭遇到强烈的弹劾,甚至为此丢掉官职。

    郑勋睿很是奇怪,他和杨廷枢之间的关系,朝廷之中都是知道的,两人从乡试的时候,就是最要好的朋友,进入朝廷为官之后。杨廷枢是亦步亦趋,跟随郑勋睿的脚步,为了郑勋睿能够在淮安很好的立足。杨廷枢甚至直接来到了南直隶,出任户部尚书。年纪不大的杨廷枢,按照正常情况是不可能到南直隶,呆在赋闲的位置上面的。

    郑勋睿的感觉很是不好,他觉得杨廷枢突然来到淮安这样一来,不一定是好事情。

    调查署侦查到了南京的不少情报,开年之后,朝廷派遣了好几拨的御史到南京,每次停留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每次都和南京六部尚书、都察院左右都御史以及镇守太监、守备勋臣等关键人物见面了,至于说谈些什么,外界不知道。

    杨廷枢是南京户部尚书,同样是要和御史见面的,这次杨廷枢专门到淮安来,是不是因为御史强调了一些事情,让杨廷枢不得不专程到淮安来。

    郑勋睿亲自到码头去接杨廷枢。

    两人在码头见面之后,寒暄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都是相互问候的,跟随的徐望华和郑锦宏等人。站在一边,看着两人面带微笑交谈,不过徐望华最终还是发现了。郑勋睿在扭头的时候,脸上存在阴霾。

    漕运总督府,书房。

    “清扬,我这次到淮安来,是专程向你表示祝贺的,郑家军如此的骁勇,我在南京看到邸报之后,很是激动啊,郑家军能够剿灭那么多的后金鞑子。这是我大明王朝的福气。”

    “淮斗,过去的事情不提了。郑家军能够打败后金鞑子,这里面有洪承畴大人、熊文灿大人以及高公公等人的功劳。还有北直隶卫所军队的努力,仅仅靠着郑家军,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

    “你说的是,可恨后金鞑子,背信弃义,嘴上说着臣服我大明王朝,暗地里却突然入关劫掠,依照我的脾气,一定要达到沈阳去,彻底灭掉后金鞑子。”

    杨廷枢说到这里的时候,看了紧紧攥了一下看郑勋睿。

    郑勋睿没有开口一些这面红旗妇女也时兴剪短发说话,他内心不安的感受愈发强烈,他和杨廷枢之间的关系,可谓是最好的,杨廷枢不算是他的心腹,但两人心心相印,也可谓是肝胆相照,两人曾经一同联手对付东我认为在咱们这山高皇帝远的偏僻村子里林党人、复社和应社,杨廷枢也是毫不畏惧的。

    不过这里面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杨廷枢仅仅是反对东林党人和党争等等,不会反对皇上,这方面郑勋睿是很清楚的,故而他在处理机密事宜的时候,从未想过杨廷枢,至于说日后与皇上产生了直接的冲突,就算是杨廷枢站在皇上的一边,他也不会为难的,毕竟这是杨廷枢个人的选择,他不能够干涉。

    可正是因为关系不一样了,郑勋睿对杨廷枢也是有期盼的,那就是杨廷枢不要掉转头来对付自己,那样郑勋睿是难以接受的,不管是从感情方面还是行动方面。

    杨廷枢刚刚说到的话语很有意思,表面上是直抒胸臆,想着能够杀到沈阳去,彻底灭掉后金鞑子,实际上是提醒郑勋睿,可以考虑率领郑家军,彻底剿灭后金鞑子。<那么事情就真的麻烦了br />
    这样的事情,郑勋睿当然是要做的,可是现在不是时候。

    郑勋睿面对最大的危险,不是来自于后金鞑子,也不是来自于流寇,而是来自于朝廷,来自于皇上和东林党人,他有理由相信,随着郑家军的实力逐步壮大,皇上很有可能联合方方面面的力量,来对付郑家军,皇上甚至有可能再次重用东林党人,利用东林书院在读书人之间的影响,来逐步的蚕食郑家军的力量。

    最直接的做法,就是要求郑家军剿灭后金鞑子。

    皇太极的能力不容小觑,至少比皇上强很多,人家能够率领大军作战,能够对局势做出敏锐的他坐在这儿判断,能够屈尊接纳人才,甚至能够改变后金一团糟的争权夺利的局面,这殷殷的红血汩汩潺潺地流出来样的人,其麾下的满八得想个办法让雅婷在香港待一段时间才好旗战斗力绝对不弱。

    尽管说这些年以来,满八旗在和郑家军的战斗厮杀之中,损失惨重,但皇太极每次都是采取主动进攻的方式,遭遇到打击损失惨重的时候,总是能够回到沈阳去休养生息,慢慢的再次壮大满八旗的力量,而且调查署得到了情报,皇太极已经开始组建蒙八旗和汗八旗,一旦蒙八旗和汗八旗建立起来,大清的力量将跃上一个新的台阶兽医在给猪打针。

    郑家军的力量的确强大,但在大明所处的地位比较尴尬,真正的驻地只有淮安,驻扎在复州和陕西等地的郑家军,都没有正式的名分和资格,只不过是郑勋睿不管不顾朝廷的决定,要求郑家军驻扎在这些地方的。

    这也就从最大的层面上限制了郑家军的继续发展。

    郑勋睿正在通过讲武堂,对郑家军所有军官进行一次彻头彻尾的洗脑,将朝廷和皇上等字眼从将士的脑海里面彻底的抹去,如此关键时刻,郑家军需要的是平和稳定的局面。

    后金鞑子短时间之内是绝不会展开进攻的,郑勋睿可以断定,至少在两年到三年的时间左右,皇太极绝不会要求八旗军进入到关内劫掠。

    偏偏这个时候,杨廷枢说出来了郑家军彻底剿灭后金鞑子的话语。

    这绝不是随口的感慨,郑勋睿可以断定,这就是皇上的意思。

    郑家军此时此刻出兵沈阳,必定遭遇到皇太极的拼死抵抗,就算是郑家军依靠犀利的火器,能够基本剿灭后金鞑子,但自身的损失肯定也是惨重的,到了那个时候,皇上会是什么态度,谁能够说的清楚。

    皇上可以随便找一个理由,置他郑勋睿于死地。

    结果到头来很有可能是郑勋睿率领郑家军的将士在前面拼命,杀出来一片天地之后,遭遇到过河拆桥,变为丧家之犬每个村落和村落中的生产队。

    这样的傻事情,郑勋睿绝不会做。

    稍稍稳定了心绪,郑勋睿慢慢开口了。

    “淮斗兄,你我十多年的关系,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你到淮安来看我,我很高兴,亲自到码头去迎接,我可以拍着胸脯说,就算是内阁大臣来了,我都不会这样做。”

    杨廷枢笑着点头,但笑容略微有些尴尬。

    “既然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出来,你是南京户部尚书,轻易是不能够到淮安来的,这要是被南京都察院或者京城都察院知道了,肯定是遭遇弹劾的,所以我认为你到淮安来,不仅仅是要来看我,或者向我表示祝贺的。”

    杨廷枢的笑容慢慢消失了,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了。

    “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功高震主这样的典故,我不需要多说,你是明白的,郑家军的强悍,朝野皆知,如此的情况之我就知道你注定要失败!”田晓堂很吃惊下,想着安稳的在漕运总督府,这有些勉强,再说了,你是以户部尚书兼任漕运总督的,主要的职责还是在漕运方面,保证北方的供给,若是指挥强大的郑家军,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淮斗兄,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让朝廷派遣监军到郑家军之中,一切的问题都解决了。”

    郑勋睿看了杨廷枢好一会,站起身来慢慢开口了。

    “淮斗兄,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郑家军自成立以来,朝廷没有拨付一钱银子的军饷,郑家军将士历经无数的厮杀,但军官从未得到提拔,可以说郑家军自成立以来,就遭遇到算计和提防,如今郑家军强大了,朝廷想着插手,这不可能,不要说我不同意,郑家军将士也不会同意的,至于说朝廷有些什么议论,那是他们的事情,朝中的大人想怎么说,我无法干涉,但他们不要做的过分了,否则后面的局势不好收拾。”

    杨廷枢张了张嘴,话最终没有说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