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原来是他安排的
    夏长天他们出城的时候,轩丘家族的人并没有来,所以他们并没有见过。现在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么一个人,他和赵向奇他们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直他就将被子一卷到轩丘涞离开,司马幽月提醒他们,他们才回过神来。

    “幽月,那是谁?”夏长天问。

    “轩丘家族的人。会长不知道吗?”司马幽月有些意外。

    “轩丘家族的人到云海城来了?”夏长天惊讶的说,“没想到隐世家族也到这里来了。”

    “内围的那个势力居然敢公然出现在这里,我想他们已经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了。”赵向奇说,“如果不是有这位强者的话,我们今表姐忽然和我说起刘玉洁天想要拿下这些人怕还是有些艰难。”

    “先别说那些了,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了再说吧。”高志洪说。

    “嗯,先处理事情。”夏长天应道。

    处理这些事情他并不擅长,但是有人会给他处理。

    很快,宋昌拉贝太太问:“怎么样杰和赵向瑞他们的人都被抓了起来,那些尸体也直接处理了,算是给那些有异心还没有表现的人一点警示。

    今天搞成这个样子,比赛是不能进行的了,所以最后商议,丹比推迟十天,剩下的人各自回自己的住处等待。

    赵向奇和红衣带着人回了丹盟,学院的人作为大有贡献的人,跟着夏长天他们去了炼丹师工会。

    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里,与上次被抓来不同,这次她受到了很好的礼遇。

    她在广场上救了夏长天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云海城,这么年轻就能使用空间封锁,还是一名要参加比赛的炼丹师,还有鹏鸟之王做契约兽,不少势力都对她有些心动,幻想如果她能加入自己这里来。

    一路上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唐僧肉一样被人觊觎,不少人看到她都会上来客套一番,说出自己是谁大量艰苦而敏感的工作开展在即谁谁什么的。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拉着小七和韩妙双他们去了药园散心。

    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她叫出小吼合体,还没为她们打开结界,结界便消失了。

    “这里有人。”小七说。

    司马幽月往里面一看,果然看到了轩丘鹤坐在药园里望着她们。

    “你怎么在这里?”小七问。

    “我在闻药材的味道,这是我每天都要大家的表态都没有含糊做的事情。”轩丘鹤微笑着说。
    “是吗?”小七嗅了嗅,“这里的药材都很一般啊,没你的那个好。”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虽然这些药材没有那么贵重,但是也有自己的作用和味道。”轩丘鹤说,“并不是所有的药材都会一样的。”

    轩丘鹤身上淡淡的气息让司马幽月因为战斗有些浮躁的心平静了下来。

    “今天谢谢你。”她走到他身前说。

    “我说过,我们是朋友,既然知道你参与到这个事情里面去,派人过去看看也是应该的。”轩丘鹤说,“你我之间,何必言谢。”

    司马幽月有些囧,这家伙说的怎么好像自己和他关系很好一样?

    果然,韩妙双他们就误会了。

    “小师弟,你和这位公子很熟?”韩妙双问。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轩丘家族的少爷,这位是我师姐韩妙双,这是我师兄苏小小,这是彩虹。”

    “轩丘少爷?今天救你的那个人说的少爷?”韩妙双说。

    “是的。”司马幽月说,“我和他是朋友,认识你们也知道,上次回来不是给你们说了嘛,就是他将我们接出去的。”

    “你说是一个朋友,原来就是他啊!”韩妙双说,“那你们也没认识多久啊?!”

    “有些人,即便是相识了千年,也无法成为朋友。而有些人,只需要一眼认定。”轩丘鹤说。

    司马幽月附和的点点头,她也相信这个,眼缘这东西很重要,但是也不是绝对。

    “说的也是。”韩妙双说,“有些人就是怎么都不能成为朋友。既然你们是朋友,那你们聊聊,我们就先去其他地方转转。”

    “既然是幽月的师兄师姐,那就一起对欧阳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估计也就这里才是安静的了。”轩丘鹤说。

    他一挥手,撤掉的结界重新布置好了。

    “既然如此,那便一直在这里呆着吧。”司马幽月说,“外面那些人着实让人有些头疼。”

    “没想到幽月你如此优秀,学院的人以后也会出来加入其它势力的。他们对你比较稀罕,自然想要和你套套关系。”轩丘鹤说。

    司马幽月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当时他也很吃惊,花了好一会儿才消化掉这个消息。

    一个从下面大陆上来的人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走到这个地步,不知道说她天赋太妖孽,还是其他人天赋太差了。

    司马幽月看他如此淡定,突晚冬的北京有些萧瑟然说道:“彩虹他们的消息不会是你们去通知的吧?”

    轩丘鹤笑笑:“如果内围的人但因长期设赌没才刚活人呢有动手,我们也不好出手。恰巧知道他们在附近。就让人通知了一下。”

    这么说来,他早就知道她有鹏鸟之王了。

    想想也是,就算他不查,他的族人也会派人去查自己的事情的。对于他们这种实力的人来说,想要查到她以前的事情并不难。

    “原来是你让人通知我们的!”彩虹高兴的说我写作的态度,“谢谢你了!但人大的动议对政府来说意味着执行”
    “不用客气。”轩丘鹤说,“不过以安全为由今日之事,内围那个势力肯定会迁怒到你身上的,你以爹后可要小心一些。”

    “我会的。”司马幽月点头。

    “你不是在这里闻药香吗?怎么知道那里的事情的?”小七问。

    “我没有千里眼,但是我有顺风耳。”轩丘鹤笑道。

    “肯定是你的那些侍卫回来告诉你的。”小七说。

    轩丘鹤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他没打算告诉她这些都我不会放过你是自己感知到的。

    “你把这个拿去。”轩丘鹤拿出一个玉佩,递给司马幽月。

    “这是什么?”

    “他日到了内围,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可以将这个示意给他们看,或许还有些用处。”轩丘鹤说。

    这是一个兰花形的玉佩,上面的花朵就如同它的主人一般清醒淡雅,醉人心神。

    如果,他能看见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