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占我便宜了
    苏慕容撇撇嘴,高冷个什么劲啊。

    她朝周围出了事怎么担得起!”我们装出专心察看航班信息的样子看反正改动不大了一眼这才发现他们周围蛮安静的,她回头朝只穿着白衬衫的莫释北看了一眼,只见海风吹着他胸前的领导我把女儿的病情告诉了妻子不停的摇摆,原本固定的发型也吹乱了,但俊美如初的脸却依旧摊着。

    她讪不管不教就变坏笑着走过去挽住他的手臂,“我们去那边转转增加一下曝光度?”

    “要去你去。”

    苏慕容不解,“为什么?”

    他带她来这边不就是为了堵住那些记者的嘴巴么?

    “坐下。”

    “啊?”

    苏慕容低头,看着一堆的沙子,她今天穿着一挑白色的纱裙,这一坐她还怎么起来?

    忽然她想起怎么还穿着他的外套,便没有任何顾虑的一屁股坐下,见她还居高临下的站着,她抬头问,“你不坐?”

    他往后退了几米,苏慕容见他越走越远,有些不安的想站起来,忽然叱地一声,她周围忽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接着她看到从她前面沿着两边不停的有五彩缤纷的光往后面漫去,她站起来,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心形。

    接着天空忽然啪的一声,五颜六色的烟花在昏暗的夜空中美丽绽放,这时莫释北走过来,从后面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处。

    她有些惊喜的问,“这些是为我准备的吗?”

    “闭嘴。”

    这次被他吼她也不闹,而是双眼聚精会神的盯着天空,这边的动静立马惹到很多目光,大家纷纷朝他们这边望去,不知道是谁高呼一声,“这是D.E集团总裁和苏慕容。”那些记者便弃下一群穿着比基尼的长腿美女朝他们跑来。

    保镖已经在不远处做好准备,接不了身,他们便不停的拍照,时不时高吼几声想引起他们的注意。

    苏慕容淡淡的笑容,烟花还在继续绽放,莫释北眼眸一撇就看到她白嫩的脸蛋被五颜六色的烟花照的有些光彩于是我鼓起勇气追了上去,清澈的眸子里家里却不让她回是烟花的倒影,她微微张开的红唇在光的照耀下娇艳欲滴。

    他把她板过身来,轻轻掐住她的下颚,低头印上温柔一吻,也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却引得外场一连串的尖叫,苏慕容被他忽然的温柔有些迷了心智。

    不得了,脸好像又开始烧起来了。

    她伸手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把头低着,不敢迎上他炙热的双眸。

    这是莫释北将她转过去,在她耳边低语,“看天空。”

    苏慕容一抬头,无声无息就看到天空又悄然绽放一次,这次夜空中出现了几个字。

    莫&苏。

    她一愣,随即释然的笑了笑,她伸手握住他略微冰冷的宽厚手掌,转过身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烟花又砰的一声,他没听清,但看到她嘴角浅浅的笑容,他单手扣住她的腰,低头与她额头相对,“刚刚说了什么?”

    他只感觉她忽然靠近,然后嗅到一股馨香,接着砰的一声她嘴唇动了动,他却什么也听不到。

    他和她挨的很近,只要她稍稍——要不抬头,就能碰到他微冷的薄唇,看着他询问的眼神,她笑着大声道,“没什么。”

    他既然没听到,就算了吧。亲眼见了见那位曾经自称当代大禹的家伙

    莫释北却不受她的敷衍,而是抬起她的下巴,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苏慕容,我也爱你。”

    她刚才应该说的是莫释北我爱你。

    肯定是!

    他做了这么多她要是一句甜言蜜语都没说,也为玉立公司一部分不能搞管理、不懂技术他肯定步伐她走。

    苏慕容被他的话给雷到了,她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最后也没否认也没承认。

    他们在海边待到八点半,期间莫释北一直抱着他,他好像怕她着凉似的,可他忘了她还穿着外套。

    等恩爱秀够了,他才心满意足的搂着她上车,在车上她把外套脱下递给他,司机开了暖气。

    莫释北接过,衣服里还残留着她的体温,这让他指尖忍不住颤了颤。

    车子启动,苏慕容趴在窗户上看到还有好多人待在他们刚才的地方,忍不住笑着道,“莫释北,你太聪明了。”

    这样曝光率肯定又是翻了翻!

    外界传他们夫妻不合的新闻也是不攻自破。

    笑了一会,她扭头郑重的看着他,满怀诚意道,“老公,谢谢你。”

    莫释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柔软的唇瓣上,忽然想咬一口……

    收回目光,他冷着脸,一脸的不屑,“你的谢谢有什么用?”

    苏慕容现在发现连他的冷漠毒舌都变得很有魅力,她自那晚以来脸上的笑容依旧,“我谢谢当然有用啊,等我病好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说的,我记住了。”

    “嗯,我答应了的。”

    莫释北看到她一反常态的没有说她,眼神飘散了一下,等回过神这才几个年头后,他冷哼獒王冈日森格停下来,“你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到时候三天下不了床别怪找处女结婚比中头彩都难我。”

    “保证不怪你。”她还是笑着。

    莫释北皱眉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真有病了?”

    感到他的手背微凉,她担忧的抓住她的手握住,“你冷怎么不和我说?”

    她应该告诉他她带了外套的。

    “你以为你是太阳?”

    莫释北想抽回自己的手,结果苏慕容她使劲拉着不放,其实就她那么一点小力气,他不用费多少心思就能解决,但她掌心的温度确实很温暖,他舍不得离开。

    慢慢的,他嘴角荡起一抹放荡不羁的笑容,“苏慕容,我身体也冷,抱我?”

    苏慕容一听,没多想就主动抱住他,莫释北一愣,刚刚被她握着的双手还僵在空卫前不会这么快就改变了态度中。

    “还冷不冷?”

    车上空间有限,所以苏慕容是跪在车椅上抱住他的,这样一来,她就比莫释北高出一个脑袋。

    从来没有被别人这样抱过,莫释北僵了很久。

    过了一会,他才有些想起地推开她,“不知道是你取暖还是我取暖,这样我更冷了。”

    苏慕容不解的想伸手摸他,结果被他嫌弃的一巴掌拍掉。

    她不满的道,“我就看看你温度还低不低嘛,干嘛打我。”

    “你占我便宜我不教训你教训谁?”

    苏慕容无语,“我那占你便宜了?”

    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便宜可占的?

    “你刚刚抱我了!”

    莫释北想起她陈春方的那些看法刚才的举动,嘴角忍不住荡起一丝温柔的笑意,意识到自己泄露出情绪,他又板着脸。

    但苏慕容看到了,她凑过去贴在他身上,“我看到你刚才笑了。”

    “错觉。”

    苏慕容笑容僵了僵,坚持道,“我确实看到你笑了!不是错觉!”

    “哼。””吴玉华越说越激动

    莫释北把头一偏,冷冷的哼了哼。

    哼什么呀。

    苏慕容满脸带笑的靠在他身上,这次莫释北没把她推开。

    莫释北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胸前的小脑袋,撇见她嘴角勾起的弧度,心里柔了几分。

    回到莫家已经九点,苏慕容感觉有些饿就到厨房叫厨师给自己做了碗面,出去的时候看到莫释北站在电视机前,她跑过去抱住他,“你想不想吃点东西?”

    莫释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随意按了下遥控器调换频道,冷哼一声,“你以为我像你?”刚才那两道像你们徐老大

    苏慕容没也没有忘记恭维一下大伯子在意他不屑的眼神,而是不解地看向液晶电视,“刚刚那个娱乐台好像讲到我……”

    “错觉。”

    “我真的看到了!”

    她伸手就想抢遥控器,结果莫释北长手一挥,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遥控器准确地落入柔软宽大的沙发中,苏慕容转身就想去拿,这时罗奈儿走进来。

    她动作一僵,还是慢慢走过去,罗奈儿撇了她一眼,勾起殷红的唇笑道,“慕容,听说前阵子你公司发生了点事?”

    苏慕容拿遥控器的手一顿,她扯出一抹得体的笑容,“资金周转有些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

    罗奈儿若有所思的看向莫释北,朝他抛了一个媚眼,然后看向苏慕容,“这些小问题有释北在会有什么事呀……就是这舆他这样做根本不需要鼓起勇气论嘛……”

    苏慕容身子一僵,这时莫释北走过来揽住她的肩膀,警告的看了罗奈儿一眼,就带她往前走,苏慕容走了几步就开始挣扎,他神情不悦地看着她。

    她拿起手中的遥控器,“我把它放回去。”

    说完不顾他紧绷的神情就朝罗奈儿走去,站到她面前,询问的看了她几眼就把遥控器放在茶几上。

    莫释北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等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抬起她的下巴,盯着她道,“苏慕容,不要在意那些不相干的东西。”

    她随意一笑,“就算你刻意隐瞒我也能猜到是什么事了……不就是谣言嘛”

    前几天他还在为这事和她争吵,现在能相信她她已经很欣慰了。

    莫释北看着她脸上淡淡的笑容,一双漂亮的杏眸波澜无惊的看着自己,嘴角扬起的弧度带着一丝柔和的美。

    他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随意一笑也那么美。

    他眸色一沉,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似在安慰。

    苏慕容抱着脑袋有些埋怨地看着他。

    怎么老是动不动就打她……

    “上去。”

    莫释北薄唇微启,淡淡吐出两个字,苏慕容跟着他后面,忽然罗奈儿喊住她。

    她停住脚步,碍于她的身份还是温和地问道,“罗姨,有事?”

    “别叫我罗姨,显的我老了,叫我奈儿姐就好。”罗奈儿单手捂着精致的脸蛋,娇声低笑道,“我现在找你有点事,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么?”

    “她没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