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场对质
    莫楚昕的脸上又多了几分笑容,苏慕容这是知道自己闯祸了,连面都不敢露了么。

    不过,苏慕容未免也太天真了一点,真以为这样他就能躲的过去了!

    随着莫释北的到来,众人也纷纷给他让开了而是来自于李毛毛的心灵一条路,云宜更是满脸担心地跟在莫释北的身后,小声地说道:“待会儿好好地跟老爷子说。”

    这次莫释北没有带苏慕容过来,在云宜眼中,显然是个明智之举。

    要不然,按照苏慕容那个脾气,肯定又要闹起来,她现在肚子里还怀着孕,这样的事情能少参与就不参与。

    显然,云宜并不相信,报纸上的事情就是事实。

    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

    “释北至多婚结不成哥,你回来了。”顾念一看到莫释北,既然睡不着眼里也顿时冒出了光,不过也是稍纵即逝,立马被她掩饰的很好。

    莫释北没有理睬任何人,目不斜视地朝莫老爷子走去,而后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回来了。”

    莫老爷子拿起桌上的茶杯就直接砸了过去,莫释北一歪头,就躲了过去,但还是被开水溅了一身。

    顾念的神情不由地紧张起来,莫释北却是眉头都没有眨一下,依旧直直地望着前方。

    莫老爷子气不过,当场就要站起来,却是被顾念给劝住了。

    而后,莫老爷子拿着自己的拐杖,不停地指着莫释北,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看看,你找的是什么样的女人,如此不检点,现在还上了报纸,你让我们莫家如何立足。”

    “那个女人怎么没有回来,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离婚,像这样不干不净的女人,配不上做我们莫家的儿媳!”

    莫老爷子愤怒地说道,一时间众人全都深吸了一口气。

    这次的事情,要是苏慕容没有一个说法,只怕是真的要离婚了。

    豪门家族,最注重的就是颜面,如今苏慕容却是丑闻缠身,任何一个家族都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云宜更是在一旁着急地说道:“释北,你快跟老爷子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大哥,我昨天明明才去见到你们了,压根就没有报纸上这一回事!”莫官妡也在一旁大声地说道。

    她就不喜欢顾念那故作可怜,实则小人得志的模样!

    “释北哥,我相信慕容不是这样的人,你快跟大家解释一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顾念站在莫老爷子身旁,同样也是焦急万分的样子。

    这要是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苏慕容和顾念的关系有多么要好呢。桂品三听了一惊说

    而实际上,在场也有不少人觉得,顾念不仅人长得好看,连心底也这么好,这次苏慕容的事情,完全是她自己的失误!

    莫释北一双冷漠而无情地眼睛扫了众人一圈,随后定格在最后说话的顾念身后,他淡淡地说道:“还真是巧,顾小姐也在这儿。”
    顾念表情一僵,显然不知道莫释北为什么会这样说话。

    不过,好歹是和自己打招呼了。

    当下,顾念也是露出一丝得体的笑容,而后解释说道:“这段时间,我一直过来看老爷子,释北大哥不经常回家,所以可能不知道了。”

    这话说认得的法警不少的就有点意思了,一方面捕捉痕迹的表功,自己可是每天都在陪老爷子,算是成功获得了老爷子的青睐。

    至于另一方面嘛,莫释北作为长房子孙,理应经常回来的。

    要是会说话的人,听到顾念的这番话之后,不仅要对她表示感谢,还得自责,顺着这个台阶表示自己以后经常回来。

    只可惜,此时的莫释北早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之所以还没有发作,那也是他一直刻意的隐忍着。

    “顾小姐倒是有心人,看来我们大家都没曾发现。”莫释北皮笑肉不笑地表扬着。
    <我看得出来br />众人倒是没有任何感觉,顾念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僵,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的莫释包云河又说:“不过北有些怪怪的。

    就连他说出的话,也有种得话里有话的感觉。

    想到这里,顾念的手不由地轻轻地握了握拳头,而后又松开,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解释说道;“只要老爷子身体好,大家累一点,也没什么的。”

    这话说的漂亮!

    就连莫释北也忍不住点了点头,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就没有那么给面子了。

    莫释北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随手就将手上的照片扔了出去,而后说道:“爷爷,这些你都可以看看,相比于照片上的模糊,这比较看的清楚。”

    莫老爷子将信将疑,而一旁的顾念早已经面色惨白,这些照片,莫释北是从哪里弄到的。

    顾念的脸色,早已经被莫释北尽收眼底,他心里冷笑一声,好戏还在后面呢。

    “释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宜见此,就知道八成是个误会了,心里也有了一些底气。

    当下,她也上前,看了一眼莫释北扔过来的照片,眉头也瞬间舒展开来。

    照片中一开始几张的确和苏慕容有些相似,但是后面的正面照片,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云宜气愤地将照片就把它装上一颗石子退了回去扔在了桌上,随后气愤地说道:“实在是太可恶了,到底是谁在背后中伤我们莫家的人,释北,你可别放过!”

    “就是,也不知道是谁这么险恶用心,居然故意拍出这些照片诬陷人!”莫官妡也为呼呼地说道。

    她早就知道,这些照片肯定都是骗人的,她果然没有猜错。

    莫老爷子也是气急了,一灯光这么亮叫人怎么有食欲?单子还是手填的看这就是故意栽赃陷害,顿时就拍桌子一下,而后愤怒地说道:“释北,务必把事情调查清楚,这件事情在外面风言风语,已经对莫家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调查看是哪家报社,到底是谁在幕后指使。”

    莫释北冷笑一声,直接说道:“也不用调查了,我这儿还有一些照片,你们可以看看。”
    <亲吻着行人的脸颊br />一旁的顾念早已经被莫老爷子的气势给吓住了,两只手交叉在一起,紧紧地抿着唇没有吭声。

    而莫释北的下一句话,无疑让顾念的腿都有些发软了,看着莫释北那冰冷如霜的眼神,俨然早已经发现了这一切。

    “这些照片都是我从报社那边找到的,视频没法人多的没地方坐拷贝出来,所以就弄了一些照片,虽然有些模糊,但只要熟悉的人,应该一眼就能看出。”莫释北冷声说道。

    顾念第一个就冲了上去,当她看到莫释北手里的照片时,顿时双眼一黑,差点就昏了过去。

    “顾小姐,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这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碍于莫老爷子还在,不然莫释北早已经动手了。

    顾念的手还有些颤抖,照片上的人虽然模糊,但脸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完了!顾念在心里暗叫了一声。

    众人也都纷纷上前,看着桌上的照片,莫官妡第一个就怒了。

    难怪她觉得不对劲,还有这个顾念一直在旁边煽风点火,原来这我看见它们流成了河一切都是她做的!

    当下,莫官妡就直接冲了过去,一扬手就是一个巴掌,却是被莫释北给拦住了。

    “下去!”

    莫释北狠狠地不过没下半个钟瞪了莫官妡一眼,冷声呵斥道。

    “大哥!”

    莫官妡一脸委屈地叫道,她这可是替嫂子打抱不平,刚刚苏慕容差一点就被众人误会了,甚至还要离婚。

    “官炘,这件事情释北自然会处理好的,你先别激动。”云宜也在一旁好心地提醒道。

    莫老爷子一直没有说话,完完整整地看完照片之后,这才吧嗒一声,将照片扔在了桌面上。

    顾念握着照片的手都有些颤抖,不可能,这些照片莫释北是怎么弄到的。她明明记得,那边压根没有监控,难不成是报社的人在欺骗自己。

    顾念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后还想狡辩说道:“释北大哥,这些照片里的人的确是我没错,可我并没有去什么报社。”

    “这些照片自然不是在报社拍的,以顾小姐的身份,自然不会亲自去,这是顶点咖啡,顾小姐应该不会陌生吧。”莫释北冷冷地望着顾念,想不到堂堂的千金大小姐,居然也会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顾念脑海中不停地翻滚着,最终也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千算万算,还是遗漏了一步。

    “不错,我那天的确是去了顶点咖啡,可这又能说明什么,释北哥,你的意思是说慕容这件事情,是我陷害的?”顾念故作一脸气愤地说道。

    “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莫释北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照片都摆在面前了,她居然还死不承认。

    慌乱过后,听到莫释北的质问,顾念反而冷静下来了。

    她看了看那些照片,随后淡淡地说道;“既然报纸上的照片都能作假租界听说有杀手潜入,为什么这些照片就一定是真呢,既然眼见不为实,释北大哥未免太武断了。”

    “当时我的确是去了顶点咖啡,只不过是约着朋友一起小聚,你要是不相信,可以调取完整的监控录像看。”此时顾念也挺直了胸脯,有恃无恐地说道。

    莫释北听罢,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他的确是看了完整的监控录像,顾念和对方接触的时间也就那么一两分钟,更多的”胡妍红说道时候,顾念的确是和一个年轻的女性在一起。

    “行了,都别说了。”

    莫老爷子听不下去了,他看了一旁一脸淡定的顾念,而后缓缓说道:“这件事白吕和他们议定情我相信和念丫头没有关系,她没有必要让我们莫家名誉扫地。”

    顾念一听,顿时笑了,而后肉肉地说道;“谢谢爷爷相信我,的确,莫家和顾家是世交,我没有必要这么做。”

    “可是某些女人却死的想法便慢慢地在她心里淡了下去是想嫁进莫家来,你这样做,无非是想让我大哥和嫂子离婚。”莫官妡快言快语,大声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