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又是一只腹黑的狐狸
    司马幽月看他们脸上那表情,看到她们一边笑,一边将她加了料的烤茄子塞到嘴里,等他们的反应。

    可是这些家伙实在是被她的事情逗乐了,根本没菲菲小姐死了注意到这次的味道有点怪。“我发现,小师弟一出门必定惊天动地。”韩妙双说。

    嗯?她有吗?

    “上次你回去吧,葛老师后来说简直让他经历了一次好多年没有过的紧张和刺激还有担忧,结果你把自己给弄到混沌世界去了。”

    那是她自己惊险他怎么说到时间了?看见我看表好不好?哪里有惊天动地!

    “然后你再出去执行任务吧,将人家一个宗派都给灭了,虽然都要查验一次手牌你只是一个引子,但是也是你的原因不是?”

    那也是他们先招惹自己的啊?她也不想摊上那档子事的。

    “再后来,你在黑暗森林,将上百个势力几百个高手给全灭了,这可是你直接动手的。整个外围都被当时的事情震得动人事调整文件下来了动,差点根基不稳了。”

    那也是他们要来抢小图杀自己啊!她反击而已。

    “去红头岭查事情,却扯出了鬼族,结果又差点让自己差点死掉。不管是宗派覆灭还是黑暗森林,又或者是红头岭事情,哪一件不是惊天动地的事情?耶耶耶,你那什么表情,还想否认不成?”

    韩妙双看司马幽月那样,拿着一朱友四将二赖头赶下车根筷子想去戳她,却被她用一根烧烤签打一团黑肉立刻从血口子憋了出来了回来。

    “我也觉得,小师弟做的事情都挺好玩的。”姜俊哲说,“既然这么好玩,那以后咱们也一起去吧?”

    “咳咳——”司马幽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惊悚的看着姜俊哲,说:“你没开玩笑吧?”

    “开什么玩笑?”姜俊哲一脸认真的说,“师傅不在了,我们作为你的师兄,自然要保护你的安全,好好教导你。跟着你一起出去,那也是理所应当的。再来一个,不要那么多盐辣椒和醋。”

    司马幽月好笑的看着姜俊哲,这家伙平时看起来懒懒的什么都不管不说,没想到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而姜俊哲心里则另有想法。

    许晋临走前确实说了让他们几个师兄姐照顾司马幽月,她虽然来的时间少,但是她的年纪在他们看来确实小,才刚到他们的零头,他们还得在她年龄的前面再加一位数。

    许晋选的人和他一样,认死理,既然是在一起了,就是一家人,要相互扶持。他们照顾她是应该的。

    这也许就是人以类聚吧。不然许晋活了那么几百岁,怎么才收了这么四个徒弟。

    “对了,小师弟,那望孩子比大人更不容易侠宗的那条矿脉是怎么回事啊?”苏小小问。“那些人传的好玄乎。那矿脉真的不见了吗?”

    “应该是吧。”司马幽月说,“我们当时也跟着一起逃了,没有去注意后面是不是有人来。”

    姜俊哲听到她的话,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小师弟,有件事情,师傅一直想问你,可惜没机会。”姜俊哲直直地望着司马幽月,说道。

    司马幽月看姜俊哲那眼神看得有些心里发毛。难道这家伙知道自己刚才说谎了?

    在她心里想着怎么应对的时候,姜俊哲说出了让她更加惊讶的话。

    “十大恶人现在是你的人了吧?”他似笑非笑,脸上的表情亦邪亦正,让司马幽月一时看不到他的想法。

    她想了想,没有立即否认,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这算是承认了十大恶人现在是自己的人了。

    “师傅说的。”姜俊哲推到许晋身上。

    “他们都神神秘秘的平时也没见你和师傅怎么说话,两个都是有时间就睡,难道你们是在梦里神交?”韩妙双插嘴。

    司马幽月原本心里的那么一点点戒备,一下子被她这话给冲散了。
    “没错,他们现在是我的人。”她说,“师傅怎么猜到的?”

    “你们接了三个任务,你和他们一走师傅就知道了。当他看到十大恶人和你哥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猜说起创业到是一伙的了。又看到他们里面有个人病怏怏的,所”就挣脱了国栋以就猜是你和他们达成了什么交易。师傅猜的没错吧?”

    “是没错。”司马幽月也不继续烤肉了,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杯葡萄酒,幽幽的说:“不过,这到底是师傅猜到的,还是你猜到的?”

    “谁猜到的不都差不多吗?”姜俊哲动了动身子,说:“反正,结果都一样。”

    “结果?”

    “师傅让学院任昂首挺胸务处将这个任务给撤了。”

    “撤了?”司马幽月诧异,“师傅让撤的?”

    “嗯。他好歹在学院还是有些地位的,让撤销一个任务的权利还是有的。”

    司马幽月沉默了一会儿,问:“那师兄问我这往里走不多远个做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打算让他们来做什么事,有没有好玩儿的。”姜俊哲随意说道。

    “……”她深呼吸两下,说道:“没有。”

    “真没有?”

    “没有。”她肯定的说。

    关于组建势力的事情,她并不想让他们知道。且不说这还没成功,就算真的组建了,他们以后要做的事情,也让知道它的存在的人越少越好。

    “好吧,既然你不说,那为了保护你的安全,完成师傅的嘱托,我们只有无时无刻的跟着你了。万一你去做什么凶险的事情,出了事情,死了残了,我们可怎么给师傅他老人家交代。”

    姜俊哲一副随你说不说的样子,让她恨得牙痒痒。

    “……”司当年他在做的时候马幽月磨了磨牙,有种想扑过去打他一顿的想法“是那次我轰你的朋友?”她自顾自地说。

    狐狸,一只腹黑的狐狸!

    “知道了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

    “有没有好处不是你说的算的。如果真的不好,那我们会选择没有听到的。”

    ——你狠!

    “我让他们去给我找地方组建势力了。”

    “组建势力?”

    “真的假的?”

    韩妙双和苏小小瞪大眼睛看着司马幽月,惊讶不已。连姜俊哲也很诧异,望着她的目光变得深邃。

    “小师弟,你没说错吧?你要组建一个势力?”韩妙双觉得她是不是被姜俊哲逼得太紧了,说胡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