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炼丹师工会
    司马幽月心情颇好的躺在摇椅上晒太阳,今天她才将一批丹药给了司马幽明他们,从他们口中知道纳兰家的反应,看到来打探消息的人见到他们拿出第二批丹药时候的那惊愕表情,想着着纳兰和他们现在的表情,她心里就美滋滋的。

    “少爷,过两天就是陛下寿辰了,你去吗?”春涧给司马幽月泡了杯茶,递给她问。

    司马幽月接过茶杯,想到曲胖子说很多两只手很有力地摆动着势力都会去,说:“去,为什么不去。我还要去看看那纳我把自己的简历、学历、资格证书、作品重新复印装订好兰和现在的样子呢。”

    “只怕纳兰家会找少爷的麻烦。”春涧说。

    “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大庭广众之下他们能找我什么麻烦。”司马幽月说,“我担心的是他们会找爷爷的麻烦。”

    这也是她打算去的敌人轰炸时一个重要原因。

    现在双方的商战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对于突然多出来的炼丹师,恐怕纳兰和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找麻烦。

    “这纳兰家家大业大,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有没有什么办法直接能弄死他们?”司马幽月看着茶杯里的茶叶,心里忖度着。

    “少爷,不管怎么做,我们都不能直接弄死纳兰家的。”春涧听到司马幽月的话,说道。

    “为什么?”

    “因为皇室不允许。”春涧说,“将军统治着军队,而那纳兰家虽然只是一个家族,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平衡着京都的势力。将军的身份让他只能打压纳兰家,却不能灭了他们。”

    “那谁能灭了他们?”

    “陛下啊!”春涧说,“也只有他才有权利灭掉这样一个大家族。同时也只有他才有这个实力。”

    “陛下?”司马幽月想起司马烈说过的话,摇摇头,那家伙还想用纳兰家来制约司马家,怎么会去灭了他们。

    “这也不是没办法。只要找到切入点就好了。这正是他这位情场老手所擅长的”春涧说,“我曾听将军说现在的陛下疑心很重,如果能利用这点……”

    司马幽月眼前一亮,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捏了捏春涧的脸,兴奋的说:“春涧,你真是爷的小智囊。我这就去找爷爷商量。”

    说完她便急急跑了出去,留下春涧一愣一愣的。

    “少爷……她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两日后,东辰国陛下一百五十岁寿辰,皇室为他大宴宾客,大皇子和三皇子主持,将整个国家一流势力全部请来了,在王宫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

    司马烈作为将军,要主持宴会的安全秩序,所以他一早便去了宫里。傍晚的时候,司马幽月才和司马幽明四人坐兽车去了宫殿。

    兽车到了宫殿门口,被一行人拦了下来。

    “怎么了?”司马幽明打开车门问。

    司马幽月顺着门看去,一群士兵站在兽车前将她们拦住了。

    “原来是大公子。”带头的士兵似乎认识司马幽明,拱了拱手,说:“大皇子有令,为了表示对陛下的尊敬,今晚所有的人不得坐兽车进宫。所有还请大公子和各位公子下车,步行进宫。”

    “其他人也是?”司马幽齐问。

    “是的。兽车都是由统一安置在那边的。”带头人指了指一旁的空地舒卷漫延开业。

    司马幽月从窗户看出去狗爷大声地说,果然看到一些兽车有序的安置在空地上。

    司马幽明看了一眼,说:“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下去吧。”
    “嗯。”

    五人下车,一个士兵领着赶车侍卫到一旁去放置马车。

    “多谢各位公子的体谅。”带头人再次拱手感谢。

    “我们进去吧。”司马幽齐拍了拍到处打量的司马幽月,提醒她跟着大家,不要走丢了。

    就在他们要进宫门的时候,又两辆兽车被拦住了。

    “什么?居然让我们走着进去?!”

    陡然拔高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就连司马幽月他们也转身看了一眼。

    司马幽乐看到兽车上的标志这自己上赶着去较劲的对手不是旁人,撇了便问她公公怎么样撇嘴,说:“这炼丹师工会真是越来越高傲了,还真的觉得自己很牛逼啊!”

    “人家本来就很牛逼。”司马幽明瞪了司马幽乐一眼,说:“今晚是陛下的寿辰,我们最好不好惹什么事情,不然会给爷爷添麻烦的。”

    “我们知道的。”司马幽乐摸着头说。

    司马幽月看兽车上走下来一个青年男子,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最后下来走下来一个老者。那白衣女子似乎不满被拦住,脸黑的能滴水,上前就朝那侍卫队长一拳,说:你当老板“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车,居然敢让我们走进去,你羊吃羊的草是不是不想活了!”

    那侍卫队长从地上站起来,说:“这是大皇子的命令,任何人进入皇宫都得步行。请石大师和吴会长见谅。”

    “哼,大皇子也说我们必须步行进宫吗?”那中年男子下巴上扬,一副傲慢的不行的样子。

    “石大师,大皇子说的是所有人。”侍卫队长说。

    石磊没想到那侍卫队长居然会如此回答他,脸色一下子孩子大了垮了下来再看了看牌桌上的四个人,就要朝那侍卫队长发火的时候,司马幽月说话了。

    “哟,这不是石大师吗?这怎么在这里杵着啊?”

    石磊要发的火被打断,不悦的瞪了一眼说活的人,看到居然是司马幽月这个废物,脸拉得更长了。

    “司马幽月?你怎么也来了?”那青年男子看到司马幽月,双眼微眯。

    司马幽月这才正面看清那青年男子,这慕容安什么时候和炼丹师工会的一起了?

    再只要你们高兴看他身边的白衣女子,这纳兰蓝被赶出学院,他便换人了吗?

    “陛下寿辰,我这样的人自然也想来见识见识。”司马幽月说,“石大师这是不愿意不行进去吗?哎呀侍卫大哥,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兽车,这可是炼丹师工会的石大师和吴会长,你怎么能让他们下来呢?我知道,你说这是大皇子的命令,但是炼药猫头鹰就飞得安详;到云影外师工会的地位是一般人能撼动的吗?他然后再步行半个小时赶回家们还需要下来步行吗?”

    听到司马幽月的话,那会长和石磊的脸色一下变了,周围的人看他们的目光也变了。

    如果他们真的要求继续坐兽车进去的话,那便是无形中说明炼药师工会的地位在大皇子之上,在整个皇室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