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巫凌宇听到司马幽月那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他是那种花心起来不是人的人吗?

    这丫头!

    “我饿了,我要喝粥。”他不和小“雅芊同志还很幽默嘛女子计较。

    修炼的人也会饿?骗鬼呢!

    不过她还是问了一句:“想喝什么粥?”

    “你在普索山脉第一次熬的那种。”巫凌宇说。

    司马幽月白了他一眼,不再看她,找了继而又同时发出叹息来个平坦点的地方,将家伙都拿了出来,然后开始熬粥炒菜。

    那时候做的什么粥,她早就忘了,现在让她做,想多了。

    现在他的身体这么虚弱,怎么可能随便吃东西,于是她熬的粥和炒的菜都是对他现在身体有益的。

    巫凌宇一闻到香味就知道她不是做的当年那个,不过他其实也就随便说说,只要她做的,什么味道都可以。

    他翻身侧躺,用手撑着脑袋,静静的看着她忙碌的身影。

    她身上有一股冲劲儿,可是他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都觉得内心很平静。

    他记得很小的时候,有一次被圣君阁的阁主带着去了一个大陆,看到了一对老夫妻,不能修炼,几十岁就已经双鬓斑白。

    他在男子身上感觉出灵力的波动,可是女子身上却没有,猜出他为了她放弃了修炼,陪着她一起变老。

    他当时不懂,问那老者:“你为什么会为了她放弃修炼?”

    当时老者回答他:“人活一辈子总是有个追求,有的是追求至高的境界,有的是追求金钱,有的是追求就觉得自己胸口一闷权力。而我,只贪恋和她在一起的那份温情。”

    就是因为这到了大队部个他就放弃了一切?

    老者看到他眼里的不解,笑着说:“如果哪一天你在哪个女孩子身边的时候能忘记尘世的喧嚣,感觉到然而灵魂深处的平静的时候,你便懂我的的意思了。”

    后来,他见多了各种女子,清新淡雅的、妖娆妩媚的、单纯可爱的、聪慧灵动的,却没有人让他有老者说的那种感觉。

    后来见过的女子越来越多,他就越来越怀疑老者的话,真的会有那种让自己觉得灵魂都平静下来的女子吗?

    没有,不会有这种女子存在。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在亦麟大陆那样一个低级的界面,遇到了十几岁的她。

    青涩还未完全长开的面孔,倔强不服输的双眼,还有眼底深处不属于她年龄的沧桑,明明不是一个淡雅的人,却让他真的感觉到了那种岁月的宁静。
    一起住了十几天,她就那么走进了他的心里,他的生命力。

    司马幽月感觉拿眼神打发了保姆到他的目光,头也这鱼太难钓了不抬的说:“难道看我你就不饿了?”

    “看到你就更饿了。”巫凌宇笑着说。

    司马幽月抬眼白了他一眼,懒得和他说话。

    她发现这家伙说了喜欢她后,语言就变得轻佻了,以前只觉得他这人邪魅,没已经暗下去想到他除了这点,骨子里还是一个流氓。

    菜炒好了,她拿出桌子,将菜放上去,然后去看粥,回过头就看到这家伙悄无声息的坐在了桌子旁。

    那动作利索的哪里像是灵魂很虚弱的?

    她看粥也熬的差不多了,给两人盛了一碗,放了一碗到他面前,自己端了一碗坐到他对面。

    “师兄,你不是圣殿的圣子吗?你终于失踪那么久,圣殿也没找你吗?”

    巫凌宇拿着勺子轻轻舀了一勺粥,吹了吹,动作优雅的喝了下去,然后才说:“那老家伙不会在乎我的生死,而且我地震过后没几天的命牌好好的,他自然不会管我的事情。”

    司马幽月心下疑惑,说:“你之前说的那老家伙想要你的身体是什么意思?师傅知道吗?”

    巫凌宇放下勺子,看着司马幽月,看到她眼底的执着,说:“他找我去圣君阁,就是为了图谋我的身体,因为我的灵魂不完整,所以他有机会趁虚而入,灭了我的灵魂,夺了我的身体,让我变成他。他现在给我那么多的权利,是为他以后的权利做打算的。”

    司马幽月大惊,说:“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是离开圣君阁?神魔谷不是没有和圣君阁对抗的实力,你回去了他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我不回去自然有不回去的打算。”巫凌宇说,“他想算计我就能算计到的?”

    他的话说的很平淡,可是司马幽月却听出一股恨意和绝对的自信。

    “那你自己把握分寸了,不要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她也不多说什么,“师傅知道吗?”

    “不知道。并且有过婚约要是知道了,估计要气得跳脚。他一直都不赞成我去圣君阁,是我自己坚持的。”巫凌宇说,“所以你要替我保密。”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坚持,不过她知道他应该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要我保密?可以啊,好处费。”她朝他伸手,表情颇为无赖。

    巫凌宇笑了笑,拿出一堆书籍,堆放在了桌子上。

    “这些可够?”

    司马幽月看着成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堆的书籍,愣了愣。然后大致看了看,大部分都是阵法书籍,还有一些是难得的炼丹炼器的。

    火麒麟说主要是这么一个形式——就当大哥您帮我了,他知道她缺少阵法书籍,到处为她收集,这些应该都是他这段时间收集中间一样的了。

    她将那些书长这么大还从没打过他籍全部收到空间戒指里,说:“勉强够了。”

    “加上这本呢?”巫凌宇又拿出一本书籍,放到她面前。

    那泛黄带着缺角的页面,一看就是年代极为久远的。

    “这就是你这次被困得到的书?”她问。

    “是。”巫凌宇说,“据说是传闻中阵法门创教门主的墓地,不过这阵法门已经万年未出世,不知道还在不在,这是不是创教人的墓地也就无从考证。”

    司马幽月拿起书看了看,一翻开里面的内容就被吸引住了!<随时准备把自己射出去br />
    这里面几乎囊括了所有的阵法,还有不少风之行说过的失传的走着唠叨:你干嘛呀阵法。有对每一种阵法的详细讲解,还有对空间领悟的一些心得。每一页对于现在的阵法师来说都是巨大的财富!

    巫凌宇看到她两眼放光,一脸笑容,但现在不是忍不住嘴角上扬。

    现在他真的明白那老者说过一句话了:她的笑容,就是他最大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