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京城故事(5)
    尽管杨嗣昌说的时间是巳时,不过郑勋睿还是卯时就赶到了紫禁城,宫里的太监连夜送来了玉牌,这是郑勋睿能够进入紫禁城的凭证,没有给朝廷写去奏折,就得到了如此迅速的召见,一般人视为荣耀,郑勋睿却不是很在乎。

    在礼部官员的带领下,郑勋睿来到了乾清宫外面等候,此时早朝尚未结束。

    不一会,洪承畴也来了。

    郑勋睿看了看洪承畴,点头示意,尽管两人都住在官驿,但这样的事情是不会询问的,也不会一起到紫禁城来,这是官场上的忌讳,若是两人事先通气了,一同来到了紫禁城,那就要引发皇上的怀疑了,毕竟两人都是手握重兵的朝廷大员。

    巳时,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的郑勋睿凭着他对中国人的了解,终于有什么资格脸红呢?美古拿着酒杯走到床边半躺在床上看到太监从乾清宫出来了。

    按照品阶,洪承畴是走在前面的,郑勋睿自然知道规矩,落后洪承畴一步之遥,跟在后面进入到乾清宫。

    进去之后,郑勋睿很快感受到不一般的目光和氛围,几乎所有人都看着他,这些人都是大明朝廷顶尖的存在。

    郑勋睿神情自若,与洪承畴两人拜见了皇上。

    相比较来说,年纪大很多的洪承畴,反而显得有些激动了,毕竟洪承畴能够见到皇上的时间还是不多的,也许是刻意的压制情绪,洪承畴的脸色看上去有些发白。

    圣旨很快宣布。

    户部尚书、右都御史、漕运总督郑勋睿,护卫京城抵御后金鞑子有功,敕封太子太保,郑家军赏赐白银一百万两。

    洪承畴只是得到了口头上的嘉奖,没有特别的圣旨。

    郑勋睿领旨谢恩,从这一她的睫毛动了一动刻开始。他一跃成为大明“袁紫是个好学生朝廷从一品的大员,与内阁大臣一样。

    这如果没有寇教授这层关系样的赏赐,在郑勋睿的预料之中。其实这里面包含了危机,如此巨大的功劳。皇上不知道该如何的赏赐了,所以只能够敕封太子太保,让其成为从一品的大员,朝廷之中从一品的文官,数明天等到十点母亲打电话叫他赶紧回去目不超过十人,至于说武官,数目倒是不少,可武官与文官无法比较。地位迥然不同,就今年已经四十岁算是正一品的武官,见到了二品的文官,也是要行礼的。

    当年正二品的袁崇焕,怒斩正一品的武官毛文龙,皇上没有任何的责罚,让武官的地位更加的低下。

    一百万两白银,郑勋睿更是不在乎,这点银子还不够补助阵亡的郑家军将士。

    不过郑勋睿可不会流露出来任何的情绪,他在朝中的地位已经够微妙了。

    大明朝廷议事一般都是早朝。但首先早朝不可能真正的决定很多的事情,一般都是早朝散去之后,内阁大臣集中到乾清宫。与皇上一道具体的商议,所以实际上商议朝廷大事,都是在早朝之后,内阁大臣集中到乾清宫的时候。

    多尔衮刚刚领兵撤走,朝廷必须要稳定北直隶的局势,很多的事情是必须要商议的。

    果然,郑勋睿接了圣旨,退到一边之后,皇上开始议事了。

    第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处置投降后金鞑子的孔有德与耿仲明等人。

    早朝的意见是一边倒,全部都是喊杀声。按照孔有德和耿仲明两人的罪孽,杀头是最轻的处罚了。简直可以凌迟处死。

    皇上提出此事,内阁首辅张至发首先开口,认为孔有德和耿仲明罪大恶极,被后金封为恭顺王和怀顺王,罪无可赦,应该凌迟处死。

    张至发如此说之后,基本都是同意的声音。

    郑勋睿眯起了眼睛,他曾经专门给内阁写去了奏折,提出了对孔有德和耿仲明两人的处理意见,道理上面来说,两人的确都该杀,这样做可以让那些投降后金鞑子的人看看,下场就是如此,但郑勋睿认为两人的情况有些不同,耿仲明曾经协助郑家军剿灭了近一万的后金鞑子,而且耿仲明没有刻意的破坏城池,从这些方面来说,可以留下耿仲明一条性命,以此来表现朝廷刚柔兼济的胸怀。

    郑勋睿他犹豫了还专门提及了,可以要求耿仲明以自身为教训,告诫那些要投降后金鞑子的人,或者是已经投降后金鞑子的人,不要做傻事,回头是岸。

    为什么内阁的意见出奇的一致,都是凌迟处死。
    <那就是俺们的了br />郑勋睿不相信皇上没有看到他的奏折。

    稍稍思索了一下,郑勋睿不紧不慢的开口了。

    “皇上,内阁议事,臣本不该插言,如何处置孔有德和耿仲明两人,早朝有了明可心却一直砰砰砰的乱跳确的意见,可臣有些不同的看法,孔有德罪大恶极,理当凌迟处死,当年攻陷登州莱州,令朝廷蒙受巨大的损失,孔有德乃是主犯,罪无可恕。”

    “至于耿仲明,臣认为情况有些不同,当年耿仲明打开城门迎候孔有德,此举也是非常可恶的,想到这些,臣心中愤恨不以,但耿仲明曾经协助郑家军剿灭近一万的后金鞑子,此举不管怎么说也是功劳。”

    “臣仅仅从这个方面出发,为耿仲明说情,也是有些说不通的,臣认为朝廷饶恕耿仲明,利大于弊,这么多年以来,投降后金鞑子的人不少,让耿仲明以自身为教训,告诫那些想着投奔后金鞑子的人引以为戒,不要有不轨的想法,更可以劝告那些投降后金鞑子的人,及早回头,不要出卖祖宗,不要辱没了家族。”

    “若是将孔有德和耿仲明两人全部斩杀,爽快倒是爽快了,不过那些已经投降后金鞑子的人,觉得没有了任何的退路,索性就破罐子破摔,死心塌地了,斩杀孔有德、赦免耿仲明,可以让很多人看到,朝廷连耿仲明都可以赦免,其他人一样可以赦免。”

    郑勋睿说完之后,四周安静下来。

    很快,一个声音冒出来了。

    “臣以为郑大人之建议不妥,可谓是善恶不分,孔有德和耿仲明都是罪大恶极之人,绝无赦免的道理,况且他们跟随多尔衮入关劫掠,下手也是狠毒的,死心塌地跟随后金鞑子,臣认为朝廷就是要树立起来正气,对于这类十恶不赦之徒,就是要凌迟处死。”

    开口的是内阁大臣钱士升。

    钱士升的话语的确有道理,孔有德和耿仲明的名气都太大了。

    钱士升说完之后,内阁大臣侯询和黄士俊都表示了支持,其余人没有开口。

    郑勋睿明显处于劣势,况且前面内阁首辅张至发已经明确了态度。

    郑勋睿低下头,脸上浮现出来冷笑的神情,他已经明白了,看样子他已经成为了焦点人物,属于内阁大臣都要躲避的人物了,他提出来的建议和意见,没有谁敢于公开的符合,否则就是可能套上结党营私的罪名,这样的罪名没有谁能够承受。

    最终的意见不言而喻。

    给我下马威,以为我会在乎,郑勋睿暗自下了决心,朝廷那我不吃烧卖了之中几乎没有了他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内阁之中更是不用说了,这些人大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绝不会拿着前途赌博,更不会在关键时刻为他郑勋睿出面。

    这就是朝廷里面的事实,残酷而现实。

    接下来讨那不过是个杂烂小报的记者论的是如何处置五省总督你真摸透了我的心!”胡杏在姐姐的掌心下面摇着脑袋说:“很难讲熊文灿。

    这一次的讨论倒是很顺利,内阁大臣都认为熊文灿兵败情有可原。

    皇上准了内阁的请求,不过熊文灿不可能继续出任五省总督了,因为兵败,贬为寻常百姓,不用坐大牢,也保住了性命。

    内阁举荐的五省总督人选为孙传为什么庭。

    听到孙传庭的名字,郑勋睿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孙传庭是历史上明末少有的猛将,可惜仕途一直都是坎坷的,后来在镇压流寇的时候阵亡,明史曾经评价:传庭死,而明亡矣。

    孙传庭是万历四十七年的进士,因为得罪了魏忠贤,辞官归家,崇祯九年的时候,被山西的士绅推荐,重新回到朝廷,一直都在都察院任职,如今是都察院右佥都御史。

    内阁此次举荐孙传庭出任五省总督,倒真的是不错的人选,相信在河南、山你不好意思往你家领西、湖广和四川一带肆掠的流寇,会遭遇到沉重的打击。

    这对于郑勋睿来说也是好事情。

    不过孙传庭和杨嗣昌之间好像是有些矛盾,如此的情况之下,出任五省总督,不知道是不是能够自由的施展,若是遭遇到诸多的限制,那结局还真的不好说。

    毕竟有郑勋睿这等底气的人,朝廷之中还没有。

    议事完毕,郑勋睿离开了乾清宫,很快回到了官驿。

    留在京城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可以回到淮安去了,朝廷也就是给这点赏赐,和打发叫花子差不多,此次让郑勋睿到京城来,无非是感受一下氛围。

    郑勋睿再次到父母家中,临走之前能不能成大事就看他自己了他还是要和父母和二娘告别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郑勋睿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内阁首辅张至发此去首辅之职,致仕归家,皇上敕封太子太师。

    周延儒出任内阁首辅反而表扬了我。

    这个任命,震撼了郑勋睿,他差点决定留在京城一段时间,弄清楚里面的原委,不过马上就是春节了,他还是要回到淮安去的,文曼珊等人都眼巴巴的望着呢。

    就在朝廷传出了更换内阁首辅消息的当日,郑勋睿领着一千亲兵,离开京城,回到淮安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