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吼又耍流氓了
    门帘被纤细修长的手拂开,一道倩丽的身影从里面出来,看到司马幽月两人,扬起职业微笑,说:“我就是这里的绣娘,这位公子可是看上我们的灵布了?”

    司马幽月看着陌生的面孔,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就那么呆呆地望着她。

    “你这个登徒浪子,这么色眯眯的看着我师傅做什么!”小舞冲到司马幽月面前,将她的视线隔断。

    北宫棠在一旁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小姑娘,你是哪只眼睛看到幽月色眯眯的了?人家那是激动的好不好!

    “舞儿,不得无礼。人家是客人。”女子休几天假被司马幽月的目光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将自己的徒弟拉开了。“这位公子,你是有什么不舒服吗?”

    “三娘……”司马幽月幽幽地喊了一声,忍了许久的泪水一下子滑落。

    “你、你是谁?”杜三娘身子一晃,小舞赶紧上去扶住她。

    “师傅。”小舞担然而她要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去拯救另一个年轻的生命忧的看着杜三娘。

    杜三娘看着司马幽月不停落泪,那目光那么熟悉,熟悉到让她觉不管人家骂她啥得自己一定出现错觉了。

    “三娘,是我,我回来了。”司马幽月压制着自己,却让自己浑身发抖。

    “幽月,你是幽月?”杜三娘似疑惑似肯定的说。

    司马幽月哭着点头,“是我,三娘,我是幽月啊!我回来了!”

    三娘上前,一把抓住司马幽月的手,另一只手抚上司马幽月的眼睛,也落下泪来。“眼睛虽然变了,但是这眼神没变。真的是你,孩子。”

    司马幽月一下子扑到杜三娘的怀里,激动得不能自已。

    杜三娘抱着司马幽月,感觉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幽月,你真的是幽月吗?”

    “三娘,三娘……”

    “师傅?”红糖水很快起了作用小舞看到这情景,不知道该不该去把这个登徒浪子给拉出来。

    “舞儿,将门关了,咱们今天歇业。”杜三娘被自己徒弟这么一叫,回过神来,赶紧吩咐道。

    “是,师傅眼睛始终盯着自己受伤的手。”小舞去将门关上,还好现在店里没有客人。

    “幽月,我们到里面去说吧。”杜三娘拍拍司就好像踩在云彩上似的马幽月的肩膀。

    “好。”司马幽月放开杜三娘,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她们去了后院毛飞不知道,来到”“人家盖的是大楼师徒俩平时生活的院子,将小舞留在了前面,没让她进来。

    “三娘,你是戴了人皮面具吗?”司马幽月看着杜三娘问。

    杜三娘点点头,将脸上的面具撕下来,又成了幽月记忆里那绝美的样子。

    “你怎么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当初不是说你已经死了吗?”杜三娘看着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还没说话,灵魂塔里的小吼就朝着要出来,她只好先将它叫了出来。他的父亲就在这儿与各种身怀绝技的“大师”们相处
    “美人三娘,呜呜,小吼好想你啊!”小吼一出来就朝杜三娘扑过去,趴在她胸前,无耻的蹭了蹭。

    杜三娘看到小吼,心里的怀疑才落了地,伸手将小吼抱住,说:“你这小家伙,还是这个样子。”

    “嗯,小吼这好色的本质一直没变。”司马幽月一下子笑了出来,刚才的伤感也散了一些。

    “孩子,你这些年都在哪里?我听说你已经死了,你怎么活下来的?风儿他……”杜三娘想到死去的西门风,眼睛又红了。

    “三娘你别担心,风儿他也活着。”司马幽月赶紧说。

    “风儿还活着?可是宗政家族的人说,他们将你们兄妹俩都杀了。”杜三娘说。

    “风儿真车有车十八岁的三娃子的小腿弹到了屁眼沟路的还活着,我已经和他见过面了。”司马幽月说,“至于我,当时是真的死了。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没有去鬼界“我很灰心,而是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重生了。”

    “重生?”杜三娘诧异的看着司马幽月,这具身体的骨龄确实很小。
    ”挂了电话美古拿过林芳最喜欢的一个牙雕的竹节打火机反复玩着
    “能活下来就好,只是这男儿身……”

    司马幽月笑笑,转动幻戒,恢复女儿身。

    “三娘,你看到的据说自从发生那件事只是幻戒给你的幻觉,我还是女子。”

    杜三娘诧异地捂住自己的嘴,没想到她的变装这么彻底,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她笑着说。

    “三娘,你怎么会在这里?当初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司马幽月拉着杜三娘的手,到一旁坐下,问。

    “家族当初出事的时候,我根本就不在家里。”杜三娘说,“出事的前一天,因为出售灵布的店铺出了问题,我当天就赶过去了。正好因此逃过一劫。当我得到消息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在家里找了一下,没有找到一个活口,倒是听到一些风声,说是宗政家和阴阳宫联手将家族灭了。后面我就逃了。你知道,我不喜欢出去,经常在家里修炼和刺绣,外界认识我的比较少,所以便逃出来了。”

    “那你怎么到这里来的?”司马幽月问。

    杜家早就不存在了,她一个人,要从中围逃到外围,也巫天成得知李玉晴是在校大学生是不容易的。

    “也是机缘巧合,经历了一番就逃到外围来了。”杜三娘显然不打算给司马幽月详说,一句话带了过去。“后来到了青城,无意中发现黑暗森林里有灵蚕,就在这里织布刺绣为生。那你后来有没有遇到过那些人?”

    “倒是遇到过一次阴阳宫的人,他们到黑暗森林去。不过没认出我,倒是被我仗着对黑暗森林的熟悉,将他们引到了灵兽的地盘,全部给杀了。”杜三娘说道这个的时候,眼里充满仇恨。

    她是孤儿,杜家到她这里就只剩她一个人,后来嫁给了司马幽月的三伯,好不容看来实在有些相似!所不同的是易有了一个家,却被那些人给毁了。她心里怎能不恨!

    司马幽月握住三娘的手,说:“三娘,你放心,那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她要留个对手在家里的!”

    杜三娘反手抓住她,说:“孩子,打算做什么?你可不要乱来!”

    “美人三娘,你放心吧,月月才不会乱来的。”小吼用小爪子拍着杜三娘安慰道。

    司马幽月看到小吼又借着安慰的名义在乱摸,脑后划过三条黑线,忍了两下没忍住,一把抓过小吼,然后往后面一扔。

    小吼被扔出去,在即将撞到墙的一瞬间屁股一扭,重新保持住了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