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救兵赶到
    “沈渊就和你不同了,他现在所得到的,都是他一步一步慢慢努力和争取来的,你他不得不解释和他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钟子路边说边上楼br />“够了!”

    宋易熙再也听不下去了,愤怒地吼了一声,那猩红的眸子简直就要滴出水便一愣来,他忽然一抬手,就朝苏安然脸上扇了过去。

    苏安然已经闭上了眼睛,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说时迟那时快,谁也没有看见沈渊是怎么过来的,短短三秒钟的时间,深远已经从三米开外移到了宋易熙跟前。

    就在那手要落下的时候,却是轻巧地被沈渊给握住了。

    苏安然并没有遇到想象中的疼痛,不由地睁开了眼睛,正好看见了两个男人一脸怒容的对峙。

    “沈渊!”宋易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咬牙切齿地说道。

    沈渊依旧不为所动,即使是生气,他的脸上也是冷冰冰的,只不过他周身的气场已经发生了改变。

    “宋先生现在得到这一切也挺不容易的,坑蒙拐骗偷每一样都占全了,我想你也不想第二天报纸头条上出现你的新闻吧。”

    看着宋易熙要发飙的表情,沈渊继续淡定自若地说道:“对了,再送宋先生一句话,抢来的东西,总归是要还的。”

    宋易熙听罢,不由地哈哈大笑了两声,说道:“夺回去?那你也得看苏慕容有没有这个本事,别以为抱上莫释北不妨碍我画画加约会,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这几年,公司在他手不可一世的马六斤上运行的风生水起,要是苏慕容有这个本事,不早就和自己对上了,哪里还用等到现在。

    不过这会儿,宋易熙还是真的把苏安然给放了,倒不是因为心慈手软了,而是以他现在的身份,的确不好出在明天报纸娱乐版块的头条。

    沈他不能不镇定渊手快,迅速地将还在咳嗽的苏安然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看着她面色通红,不停喘气的样子,沈渊连忙问道:“你没事吧?”

    苏安然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不用管我!”

    话虽这么说,可苏安然明显还是有些窒息,身体不由地跟着摇晃了几下。

    沈渊见此,连忙扶住了她,一脸关切地说道:“我送你去医院。”

    此时苏安然的情绪已经有些崩溃,她连忙摇着头说道:“不要,沈渊,我不要去医院。”

    沈渊终于是皱了皱眉头,叫了一声,“安然……”

    此时两人那惺惺相惜,互相关心的样子,就像是一根刺插入了宋易熙的眼睛里,一阵刺痛。

    原本宋易熙还带着几分怀疑,如今一见苏安然眼里全是那个不如自己的男人的影子,情绪也愈发崩溃起来。

    “宋易熙,你最好在警察来之前给我滚,否则我就让今天的事情见报!”沈渊再次吼了一句。

    宋易熙却是冷笑一声,一双眼睛满是怒火地望着沈渊,他手一指,便大声呵斥道:“苏安然,想不到你这么不要脸,怀了我的孩子,居然还和别的男人瞎搞。”

    “你就和你姐姐一样下贱,没有男人就活不了是不是,我宋易熙算是瞎了眼,居然还觉得你是个好女人。”

    “那肚子里怀的是我宋易熙的种,呵呵,我看怀的是这个野男人的吧。”

    宋易熙用极尽恶毒的话语羞辱着苏安然,看着她那泪眼朦胧的双眼,宋易熙觉得心里十分爽快。

    他又哈哈大笑了几声,紧接着又说道:“苏安然,算是我瞎了眼!”

    沈渊还想上前,因此就决定把这个并不轻松的担子搁在了我的肩头却是被苏安然拽住了,她泪眼朦胧地“如果你重新寻找资金渠道说道:“别去,让他骂吧,他骂完了也就死心了。”

    看着宋易熙那嚣张的脸,沈渊不由地捏紧了拳头,可又看在自己怀中哭成了泪人儿的苏安然,他还是忍住了。

    “我和苏安然是最近才结婚,宋易熙,苏安然是什么样的女人,你心里清楚,这么侮辱她,看着她难受,你就好受了?”

    沈渊冷冷地看着宋易熙,紧接着便从怀里掏出了结婚证,扔在了茶几上阿拉要开一家肥皂厂!”www.xiabook.comwww.lzuoWeN.COM第12章初生牛犊不怕虎(1)洗衣店出盘的招贴刚贴出去一天,说道:“这是我和苏安然的结婚证只是不停地说:“哥……你去吧,以后有我在,我不允许你再过来骚扰她!”

    宋易熙两眼泛红地望着那本结婚证书,浑身的气场也变得怨毒无比,凭什么,凭什么到最后却是便宜了别的男人。

    宋易熙压根就不能忍,他大步朝前冲了两步,却是被沈渊拦了下来。

    看着沈渊那双如深潭般沉寂,毫无神采的眼睛,宋易熙愈发愤怒起来,他一连说了几个好字,又说道:“好,很好,苏安然,你好样的!”

    “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怎么把这件事情捅上报纸,是想说这她教导她走正路个贱女人和我纠缠不清,还怀了我的孩子么。”沈渊嘲讽地看了还躲在沈渊怀中的苏安然,目光也愈发怨毒起来。

    “宋易熙,你要是敢再骚扰苏安然,我就算是坐牢,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叫你下油锅还是轻的!”沈渊警告道。

    宋易熙不屑地嗤之以鼻,最终从苏安然身边扬长而去。

    那一刻,苏安然再也忍不住了,把刚才受尽的委屈,一下子发泄了出来。

    她哭的声嘶力竭,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线地往下掉,沈渊此时什么话也不能说,只能紧紧地抱着她。

    “他怎么可以那么说我。”哭泣中,苏安然哽咽着说道。

    自己好歹也在他身边跟了那么久,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他不知道吗,他居然还怀疑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

    苏安然越哭越觉得委屈,沈渊那张脸依旧冰冷无比,他缓缓地说道:“那就是个人渣,他的话,你不用在意,只要我们大家知道也需要坐一把高高在上的高背大椅你是什么样的人就好了。”

    苏安然没有吭声,话虽如此,可她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内心,无法做到真的对宋易熙的话不在乎。

    即使是不跟他在一起了,她也不想背上一个水性杨花女人的名声。

    那一刻,苏安然觉得痛苦无比,她将头埋在沈渊的怀里,哭泣了一会儿,断断续续地说道:“沈渊,对不起。”

    “你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现在你开心最重要。”沈渊如是说。

    苏安然不停地点着头,她抹了抹眼泪,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说得对,现在我得开心起来。”<然我想来想去却总是保持原样br />
    她不想再让关心自己的人再担心自己了!

    当她发现自己还一直在沈渊的怀中的时候,脸刷地一下子就红了,她连忙退了几步,又撇过了脸,说道:“我没事,沈渊,那个,你现在应该还很忙吧。”

    “是有点忙。”沈渊一板一眼地说道。

    随后他又说道:“不过你的事情也比较重要,我已经打电话让医生过来了,还有外面的衣服,你也记得看一看。”

    待医生过来,给苏安然做了全面检查,确认没有事之像一团乱麻后,沈渊才一脸严肃地说道:“这几天你就不要单独出门了,要是想出去,就给我打电话?”

    苏安然躺在病床上,有些敷衍地点了点头,沈渊见此,不由地提高了声音,说道:“听到了吗?”

    “我知道了,沈渊,谢谢你。”苏安然感激地说道。

    沈渊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身后苏安然一直目送着沈渊离开,眼里也最终暗淡下来,她和沈渊的相处似乎总有些尴尬。

    之前还好,可是自从领证之后,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就发生了变化,而表面看起来,却又没有一点反常。

    苏安然不由地叹息一声,脑海无法避免地想起刚才的事情,宋易熙那双狰狞的眼睛无法抹去,那几乎要吃了自己的眼神更是让苏安然浑身发冷。

    而且是带着海伦同去这不是她愿意看见的,毕竟自己也曾喜欢过这个男人,彼此伤害过后,她希望大家好聚好散。

    可宋易熙明显不会就这样算了,苏安然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怎么没有提醒一下沈渊,让他小心宋易熙。

    不过转念又一想,以沈从里面走出一个皮肤粗黑的女人渊的身手,应该不会被沈渊轻易得逞吧。

    “苏小姐,最重要的还是保持心情愉悦,像您现在这样,对胎儿很不利,这是安胎药,还有……”

    医生临走前,见苏安然还是愁眉苦脸的,不由地出言好心提醒道。

    苏安然笑着点头,她何尝不知道这些,可每次只要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宋易熙总是会来打扰自己。

    另一边,莫氏总裁办公司里。<穿好衣服br />
    苏慕容一脸着急地在屋内走来走去,隔一会儿就会问道:“也不知道安然那边到底怎么样了,电话也打不通。”

    莫释北见她忧心忡忡,心里就不有些不舒服,她怎么就不知道关心一下自己呢。

    “安然,你先坐下,这么走来走去的,还让我儿子好好休息的么。”莫释北有些无奈地说道。

    苏慕容却是不听,一句一脸着急地说道:“老公,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吧,宋易熙那人就是个疯子,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

    “沈渊已经过去了,他做事你还不放心吗,安心吧。”莫释北起身,将苏慕容扶到了沙发上,强行让她坐下来。

    苏慕容却是要起身,就看到莫释北那已经有些不高兴的眼神,也只好说道:“安然……沈渊现在已经和安然结婚了,以后的事情就让他去操心吧。”